你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 > 中原旅途

旅游搞不好真要命啊

和曹植相比,曹丕不仅是个写文章的胚子,更是个当领导的料子。

世界上最难的职业是领导,难上加难的职业是好领导。

如果是一个人才,只用做好自己

如果是一个帅才,还要带好大家。

一个人只要某方面突出就是人才,而帅才不一定某方面突出,但必须得方方面面达到平衡,就算没有太突出的,也得保证没有太短板的。

遍观历史上历次皇权争斗,最后胜出的都是综合素质比较高、没有明显缺项的。

而在历史评说和大众印象中,曹丕大多时候都是一个坏胚子。他的“坏”主要体现在两件事上:一个是借七步作诗来杀死亲弟弟曹植,一个是纂汉。这里我要替曹丕平个反。第一点,七步诗在正史上根本没有,只是在小说中出现。试想一下,曹丕如果真的想让曹植死,方法多的是,不会因为一首诗就放过曹植。第二点,天下不是某个人、某个家族的天下。汉朝是姓刘的,难道中国的江山必须得源远“刘”长吗?曹丕当上皇帝无可厚非。

凡是精英人物,其评价都是多元、多样的。曹丕的评价同样也是多样的。

曹植对曹丕:我劈!

大众对曹丕:我批!

建安七子对曹丕:我呸!

政治精英对曹丕:我佩!

曹植和曹丕有直接竞争关系,并且是生死攸关,曹植真想一刀劈了曹丕。

由于历史的误导特别是七步诗的误导,大众出于对弱者的同情、对强者的仇视,对曹丕褒奖少、批评多。

曹丕是中国最早的文艺批评家。当时他评价了建安七子的文风和得失。那个年代就有了文人相轻的传统,建安七子谁服谁呀?曹丕居然批评他们,这几个人就不服气,但表面上不敢说,私下里聚会时只能以“呸”代表全部的愤怒。

后世的政治精英们包括毛泽东对曹丕还是比较推崇的。毕竟,曹植、建安七子和普通大众都没有到达那个高度,自然对曹丕有所误解。而后世政治精英们曾经处于一国之主的位置,对于曹丕的所作所为非常理解。

有人说曹丕心胸狭窄,容不下兄弟,容不下大臣。在大多数人看来,曹丕一是属蛇的、心毒,二是属狼的、心狠。

其实,曹丕不属蛇,而是属龙的,有君王气质。蛇与龙有天壤之别,蛇在地上,龙在天上。形体差不多,但高度不同。高度决定视野。曹丕的眼光不仅高而且远。特别是在军事方面,不用参加战斗就可以知道战争的走向。

当初刘备率军东下进攻孙权,连营七百余里,曹丕说刘备不懂兵法,肯定要失败,过了七天,孙权击败刘备的文书就送来了。

当时三国领导人当中,曹丕是第二代,他能够把刘备、孙权这样与他父亲一个级别的对手搞得心惊肉跳,的确了不起。他称帝之后,孙权主动纳贡称臣。尽管刘备不服,但每次与魏交战都讨不到好。

其实,曹丕不属狼,而是属羊的,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。一个人的性格多重、多变的,判断一个人必须要看其性格的主要方面。曹丕有灰太狼的执著,又有喜羊羊的机智。有红太狼的狠毒,又有慢羊羊的仁义。人们对曹丕非议最大的就是他陷害兄弟,其中他根本没有陷害过兄弟,只是防备着兄弟,毕竟大家都有资格竞争王权。

历史上很多帝王在竞争皇权前后都把兄弟给害了,比如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。

曹操的儿子们都很优秀,老大曹昂文武全才可惜死得早。老三曹植不用说了。老二曹彰一度被曹操视为接班人。老四曹冲最为曹操喜爱,大家熟悉的“曹冲称象”说明这个人极为聪明。可以说,曹丕在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中,能够做到不害人已经相当不错了。并且,曹丕为兄长曹昂报仇,杀死了张绣的儿子,整天追忆早死的曹昂与曹冲,他对曹植和曹彰评价也都相当正面。

曹丕称帝之后,就把曹植外迁封王。他不得不防着曹植,因为曹植还随时想把曹丕PK下去。曹丕把他外迁封王真的已经很仁义了。曹植如果就这样过下去绝对是衣食无忧,但他总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,时常要曹丕重新安排个工作。曹丕没办法,还专程到曹植的封地,与曹植见面,这次见面并不是“别来无恙”的寒喧,也不是例行公事的会谈,直接就给曹植送上大礼,为他增加5百户。曹丕的意思就是说,曹植你也别折腾了,给你增加地盘和人口,就不要过问政治了。

所以说曹植自视太高,有大才,没大脑,还幻想着在朝堂上大展拳脚,但现实很残酷。

就诗歌成就而言,曹丕未必就输给曹植。曹植是浪漫主义,曹丕是现实主义,一个是在天上飘着,一个是在土里扎着。

曹丕最为出名的一首诗是《善哉行》:随波转薄,有似客游,策我良马,披我轻裘,载驰载驱,聊以忘忧。

曹操、曹丕、曹植,三个人都喜欢写旅游诗,曹植的诗是仙游,曹操和曹丕的旅游诗不在写景,而在于从景中抒发家国情怀和人生感慨。作为政治家的曹丕其实也没有多少专门的时间去旅游,顶多是在行军途中看一看而已。至于策良马、披轻裘、载驰驱,只是想想而已。

曹丕一生恐怕就一次真正的旅游,这次是用东征的名义,400公里的路,走了38天,每天只走10多里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这纯粹是出来旅游散心的。

玩够了之后,曹丕才想起要征东吴。但老天爷却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前一年,他出征东吴,洪水发得迟,正好被他赶上了导致他在长江浪涛中受惊。这一次,他有意拖慢进军节奏,以避过洪水,却没料到,寒潮却又来得早了。水道很快结冰,将曹丕大军的船队困在了水中。

曹丕只能弃船上岸,另从广陵寻道,来到长江边。曹丕看到了长江的浩荡,顿觉自己十分渺小,忍不住叹道: “嗟乎,固天所以限隔南北也!”曹丕斗志全消,再一次下令撤军。

曹丕本想撤到许昌,但临到许昌,却听说许昌南大门坍塌了。曹丕觉得这是不祥之兆,于是改变主意,率领大军往洛阳进发。曹丕到了洛阳后,身体突然就垮了,一年之后就去世了。

这是曹丕一生中有记载的出游,但这是一次不成功的旅游。因为他把工作与旅游掺搅到一起了,导致旅游不尽兴,工作不顺心。更重要的是,旅游的随意性太大,没有提前做好线路规划,遇到突发事件也没有应急预案,只能是草草结束,匆匆回家。

曹丕之死告诉我们:旅游不是小事,搞不好真要命。

因此,旅游的底线是安全。一个不安全的地方,风景再好。也不要轻易涉险。

王安石说: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。

毛泽东说:无限风光在险峰。

这就让我们很纠结,想看风景,得冒险。虽然现在的科技发展水平高了,景区各种保障措施到位了,但也难免有一些泥石流、滑坡、落石等自然灾害。

那么,一个地方风光绝美,但又没有大的自然灾害,肯定是受大家欢迎的。

问题是,有这样的地方吗?

抓文旅的翟副县长负责任地告诉您:有的,这个地方是河南省鲁山县。

鲁山县的旅游资源单体占河南全省6%,占平顶山市的60%。其特点可以用《三国演义》中的一句话描述:山不高而秀雅,水不深而澄清,地不广而平坦,林不大而茂盛。

这就奠定了鲁山县旅游安全的自然基础。鲁山县从未发生过山体滑坡、泥石流。有高山,但惊而不险;有弯路,但曲而不急;有崖壁,但陡而不悬。在这里旅游,安全绝对有保障。

今天我们看看国家5A级景区--尧山。

作者:翟副县长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  

 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
*除《畅游中原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《畅游中原》立场。
编辑|司源
豫ICP备 15008459号

 

 

上一篇:郭靖,停止你的暴行!

下一篇:门内有树,是祸是福?

在线留言

联系我们

河南广播电视台《畅游中原》栏目
网址:www.zycylm.cn www.中原畅游.com
固话:0371-55830269
传真:0371-86126935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郑花路18号

河南广播电视台《畅游中原》栏目版权所有